智慧普法平臺 -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如下|江苏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歡迎您進入智慧普法平臺!
首頁 > 法治理論
西周時期的司法防錯機制與程序正義追求
來源: 法制日報 2020-01-15 11:10

  □ 賀彤

  本著“敬天保民”“恤刑慎?!痹?,西周統治者建立了一整套防范司法冤案錯案的程序或制度機制。這些機制主要有:據證審判以防單憑口供定罪之制,當庭舉證質證之制,集體陪審制或臣民參與司法之制,以及疑罪從無從輕(赦贖結合)規則等。這些努力,旨在以全方位程序機制防止錯案發生。

  首先,在“恤刑慎殺”“列用中?!鋇腦蛑傅枷?,西周司法強調對刑獄保持敬畏和謹慎,反對重刑濫刑,倡導謹慎裁判,重視證據在案件定罪中的作用,將證據充分作為認定入罪的必要條件。法律規定,只有犯罪意圖而無相應證據的案件,不能受理,不能判決(《尚書·呂刑》“有旨無簡不聽”),此種防止司法官濫權制造冤案的機制果斷精準。西周還建立了司法檢驗制度,司法官(“理”)須定期對涉案人或物之傷痕、創痕、折損情況等進行檢驗審察,核實案件事實,以作出公正裁判(《禮記·月令》“孟秋之月……命理瞻傷,察創,視折,審斷,決獄訟”)。這一審察程序,實際也是錯案預防程序。

  其次,西周建立了辨別口供真偽的“五聽”訴訟程序制度。司法官在審判案件時,通過觀察當事人在陳述時的語言表達、面部表情、說話氣息、聽覺反應以及眼神等細節來判斷其陳述真偽(是否說謊)。如果當事人有語無倫次、面紅耳赤、喘息急促、聽覺遲鈍、雙目無神等特征中的一項或幾項,法官就可認定其所言非實。這種有一定心理學基礎的證據識別程序,也體現了西周司法兼顧實質公正與程序正義的要求。

  為確保證據真實,西周法律還要求訴訟當事人雙方出庭質證?!渡惺欏ぢ佬獺芳竊氐饋傲皆煬弒?,師聽五辭”(漢人注為“古者取囚要辭,皆對坐”),這反映出當時的庭審程序要求當事人雙方對面而坐,對對方提出的證據進行質證,由法官根據雙方的質證辯駁來確認證據真偽,最后據此定罪。甚至證人也必須出庭作證,接受質對。在出土西周“散氏磐”銘文中,有矢氏侵犯散氏土地權案記錄,說雙方共請了二十五位證人,全部出庭作了對質。

  再者,為保證司法裁判權謹慎行使,西周還確立了“三刺”這種近乎“民主司法”或“公眾司法參與”的審判程序。在重大疑難刑事案件審理中,西周法律規定,周王和司法官員必須詢問和聽取群臣、群吏和萬民的意見(《周禮·秋官·小司寇》“以三刺斷庶民獄訟之中:一曰訊群臣,二曰訊群吏,三曰訊萬民”),來決定誅殺或從寬,適用重刑或輕刑,以確保審斷正確無誤。孟子稱道古時有經“左右”“大夫”“國人”三級征詢意見程序后才定罪處刑之制,大概就是對西周時集體陪審制度的回憶。此種情形,類似于古希臘赫里埃陪審制和“貝殼放逐法”。西周還設“司刺”專官,專掌“三刺”啟動運行,并負責協助司寇審理獄訟。為保證“三刺”正常運行,法律還規定了具體程序。據《周禮·王制》記載,司寇審理獄訟必經“三刺”程序,不可或缺(“司寇正刑明辟,以聽獄訟,必三刺”)。若刑案存疑,司法官要更加廣泛地征詢民眾意見;民眾若對案件事實表示懷疑,則將嫌疑人無罪釋放(“疑獄,泛與眾共之;眾疑,赦之”)。出土青銅器“琱生簋”和“琱生尊”銘文,記錄了西周時一起土地侵占案。該案被告為西周貴族琱生,主審官為周王宗族大臣召伯虎。銘文載,在案件裁決前,召伯虎三次動用“訊”程序(“余既”“余以邑訊有司”和“今余既訊有司”)征求意見。這種臣民集體陪審程序,顯然旨在以程序正義保障審判結果的公正。

  此外,西周還建立了司法逐級上報審核的程序制度。這種自上而下的審查監督方式,旨在慎重刑獄,減少錯案發生率?!噸芾瘛ね踔啤吩?,凡重大疑難獄訟,其審理結果(包括事實認定、引法擬判)先由“史”報給“正”,“正”再報“大司寇”;如此三次審核之后,還要上報給“王”;周王再命三公共同聽審;三公審畢再上報周王,最后才能定判并執行刑罰。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為防止錯判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西周還確立了疑罪從無或從輕的原則及相關程序?!渡惺欏ご笥碲印泛汀蹲蟠范技竊?,西周確立了“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即疑罪從無原則?!渡惺欏ぢ佬獺芳竊氐筆庇小拔逍討捎猩?,五罰之疑有赦,其審克之”,“墨辟疑赦,其罰百鍰……大辟疑赦,其罰千鍰”與“五刑疑,各入?!鋇鬧貧?。這些均體現了西周法律奉行司法權謙抑行使的原則。當時的疑罪從赦,不一定都是今人理解的全案無罪或無條件釋放,而是代之以“贖”或罰鍰。遇疑罪時,周制采取了使當事人損害最小、考慮民憤平息但留有余地的處理方式。

  最后,西周還建立了法官違法瀆職責任追究制。通過明確法官責任,倒逼官員謹慎司法,防止錯案發生?!渡惺欏ぢ佬獺芳竊亓斯賾謁痙ü僭鶉蔚摹拔騫敝貧?。若法官未能公正適用法律使民甘服,那么就要以“五過”之制加以處罰(“五罰不服,正于五過”)?!拔騫憊娑慫痙ü儷7傅奈逯植環ㄐ形Ω繕?、公報私仇、徇私枉法、索取賄賂、受人請托等(“惟官、惟反、惟內、惟貨、惟來”);官員如有這五種情況之一就要被問責。

  總之,為保證司法活動公平、公開地進行,為促進審判結果的公正,西周統治者建立了一系列防范錯案的訴訟審判程序。比起后世“重實體,輕程序”的司法理念和操作模式及某些流弊,我們必須承認,西周司法制度在重視程序正義,注重通過正當程序促成案件審判結果公正,重視冤假錯案防范的實在機制建設等方面,有著相當出色的成就,值得我們注重和借鑒。在三千多年前的中國,已經將防冤程序設計到了如此高的程度,是相當了不起的。這份司法文明的歷史遺產,值得今人珍惜和弘揚。

 ?。ㄗ髡叩ノ唬漢賈菔Ψ洞笱Хㄑг海?/p>

(責任編輯:金燕)
 
智慧普法平臺 -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如下|江苏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