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把掄┢卑敢簧笮?/div>
水手偽造被害現場騙取賠款獲刑九年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19 10:13:10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余東明 

□ 法制日報全媒體實習生 張若琂

扎破手臂抽出一針管血,將血灑在襯衣上,制造與海盜搏斗被害的“假死”現場,騙取運輸公司賠償款近80萬元……

這個發生在7年前的“血衣詐騙”案,近日在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開庭。法院經過審理后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張某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另追繳贓款發還被害單位。

回想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張某在法庭上流下了悔恨的淚水,“我不想再躲了,自己當初犯下的錯,終究要有個了結……”

生活窘迫誤入歧途

制造假死騙取賠款

時間倒回至2009年。

那時,張某的妻子剛做完髖關節置換手術。為此張某四處借錢,欠下10萬元債務。緊接著,張某的父親又被診斷出帕金森病,需要大額診療費。另外,家里的兩個孩子也到了上學的年紀,急需用錢。

作為家中唯一的勞動力,張某的壓力很大?!捌拮癰剎渙酥鼗?平時只是幫服裝廠做點縫補工作,每個月收入僅1500多元?!鋇槳負蟮惱拍吃蚣觳旃傯寡?。

為了排遣煩惱,在貨輪上做水手的張某喜歡在出海時窩在船艙房間里看劇,尤其是韓劇。

2011年5月,張某在韓劇中看到了這樣的劇情:一名船員在航行中發生意外事故,獲得了巨額賠償。當時肩上擔著巨大經濟壓力的張某萌生了編造意外事故、騙取經濟賠償的念頭。這個念頭一直盤旋在他的腦海里,持續了整整3個多月,并慢慢形成計劃。

2011年8月24日,張某所在的巴拿馬籍貨輪從日本起錨開航,駛向上海外高橋四期碼頭。

8月27日下午2點多,妻子接到了張某的電話,電話里丈夫的聲音和往常一樣。張某告訴她,船馬上就要靠岸了。

當晚6點多,船上的實習生小帥經過張某的房間時,看見他正在房內玩電腦游戲。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將在這天晚上干一件“大事”。然而此時,張某的心中正在醞釀一個可怕的計劃……

“我不知道出了事公司會不會真的賠錢。我只想拿自己的命賭一把?!閉拍乘?。

8月27日晚11點,貨輪漸漸向碼頭靠攏,船上的工作人員大多已經入睡。張某將一套衣服、一雙鞋、一個尚未充氣的塑料救生圈、身份證、一些現金裝進了一個防水袋中,再將防水袋用繩子綁在身上。準備好這些后,他掏出針筒,扎進自己的左手臂,“扎了3次,前兩次都沒扎中”。張某想,第三次扎不出血就放棄。但這次見血了,他咬牙從手臂抽出了一針管血。

張某帶著血液來到船頭的甲板上,將其滴灑在自己的襯衣上和甲板地面上。他將襯衣撕破,扯下紐扣,扔在了甲板上,營造出自己與海盜搏斗被害的現場。做完這些,張某將針管和手機扔進大海里,然后跳入水中。

8月28日凌晨,到了張某值班的時間。船長發現本應來駕駛臺值班的張某沒有出現,撥打房間電話也無人接聽。二副去房間找人,發現房間空無一人。船長感到了異常。

當日凌晨1點,貨輪??柯臚?整艘船上的船員都被發動起來尋找張某,最終在右舷的2-3甲板上發現了大量血跡和一件血衣。船長立馬向上海代理匯報了情況,代理撥打了報警電話。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苦苦尋找的張某此時就在離船不遠處的水里拼命游著。

“我跳海的地點距離岸邊大約2公里。當天水上有風浪,我在海里游得非常困難,我記得好幾次都沉到水底了,當時心想,放棄吧??苫故峭戳恕閉拍郴匾淶?。

東躲西藏身心俱疲

投案自首主動認罪

天蒙蒙亮時,張某成功上岸。

換上防水袋里的衣服和鞋子,簡單吃了一點早飯,張某開始了回家的“逃亡”路:他從上海坐長途客車到達蘇州,再從蘇州換車前往聊城,在聊城的小賓館里住了一周,再坐長途車趕到陽谷。到達陽谷的當天晚上,歸家心切的張某打車直奔父親家,翻墻進了家。

原本家人已經接到張某公司的電話,都以為張某出了事,全家都沉浸在悲傷中。父親見到他時很驚訝,“你還活著呀,活著就好!”

為了讓父親幫助他隱瞞,張某謊稱自己在船上殺了人,要躲避一段時間。父親將他安頓在平日無人會去的養雞棚,一躲就是3個月。

接警后,上海公安民警一行9人登輪勘查現場??輩烀窬⑾盅E緗α饗蠆環險G趾Π訃那樾?公安將此案件定義為疑似被侵害案件并開展調查,但張某的尸體遲遲未能找到,偵查完成后仍然無果。

2011年8月28日上午11點多,還被蒙在鼓里的妻子接到了船務公司的電話,得知丈夫失蹤的消息,著急的她提出要去案發現場看一看。船務公司擔心她接受不了噩耗跳船,未同意她的登船請求,只是將張某留下的衣物等物品轉交給了她。

鑒于張某服務期間失蹤并假設死亡,船務公司最終與張某家屬達成和解協議,并給予79.9萬元的賠償金,加上同事的捐助,張某家屬共得到80多萬元補償。

2012年春節,張某的父親告訴兒媳婦,張某并沒有死,只是因為在船上犯了事,用假死躲事。老實的妻子在知道丈夫沒有死的高興勁過后,便勸說丈夫將賠償金還給船務公司,被張某拒絕了。

“妻子的手術,父親的帕金森病,治療都要花錢,兩個孩子也要上學。我這次本來就是賭一把,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法庭上,張某悔不當初。

此后不久,張某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搬到了離家40公里處的一個小鎮上,花3000元買了一個新的戶口身份,東躲西藏地生活了7年多。

“我一直不敢用自己的真實身份,害怕遇到熟人,只能靠打零工生活至今?!閉拍吃誑詞廝諳蚣觳旃傯寡?。實際上他遇到過熟人,對方也認出了他?!八嵌枷穸鬮遼褚謊囟闋盼?都以為我死了,卻看見我還活著,認為我是犯了什么事,不敢招惹我……”沒有朋友,茍且偷生的7年里,他靠打零工過活,每個月掙兩三千元錢,生活很不穩定。

而他用“命”換到的賠償金,其中10萬元用于償還妻子做手術時的借款,20萬元用于為父親治療帕金森病,剩下的錢也在日?;ㄏ興N藜?。

2018年7月,山東省公安廳對省內戶籍人口可能存在“雙重戶籍”的情況進行大數據排查,在排查過程中,發現張某存在雙重戶籍。

民警立即聯系了張某。電話里,張某承認了雙重戶籍情況。2018年11月27日上午,張某主動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交代了他7年前的罪行?!?/p>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