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治綁架的司法
——法官、律師和證人的變異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10 15:13:37

□ 胡建淼

馬克思說,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后防線。所以人們總是期待公正的司法通過公正的程序作出公正的裁判,從而有效維護和保障每一位社會成員的合法權利和正當利益。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清醒地認識到,真正的司法要以真正的民主政治為基礎,在專制的土壤上面,司法不過是被政治綁架的玩具而已。

歷史不曾忘記,中世紀的宗教法庭,且不說它如何程序“完美”地裁判哥白尼和布魯諾有罪,并被活活地燒死。僅在西班牙一地,被宗教法庭冠以女巫之名燒死的婦女就有數萬名之眾,罪名是晚上騎著掃帚在空中飛來飛去,而且大部分案件都有“證人”出庭作證。

20世紀30年代,斯大林為減除異己,先后三次組織臭名昭著的莫斯科審判,將布哈林等人判處死刑。在庭審中,原本應當維護被告人利益的辯護律師卻說:“檢察官提交的證據充分證明被告人有罪,我們認為沒有必要再為他辯護了?!?/p>

1944年,納粹法庭審理刺殺希特勒案時,辯護律師對被告人表現出深惡痛絕的態度,庭審結束時竟然要求法庭判處被告人死刑。

在這種背景下,法官、律師和證人都會變異。被政治綁架的司法不是真正的司法。

中國社會主義的司法制度,既不同于西方所謂的司法獨立,也不可能成為專制工具。我們在黨的領導下,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保證了司法的公正高效權威,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