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更名:“法院”變“大學”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05 10:49:09

□ 王健

在我國,“政法學院”一名,出現在新中國成立前夕。1949年四五月間,華北人民政府司法部接管北平朝陽學院,擬在此基礎上建設新校。醞釀校名時,董必武同意用時任華北人民法院審判長、建校籌備委員會委員賈潛提出的“政法學院”,否定了“法政學院”的名稱,將朝陽學院更名“北平政法學院”,報中央批準。當年8月,毛澤東題寫“中國政法大學”校牌。于是,朝陽學院更名為“中國政法大學”,體現了黨的第一代領導人對發展新中國法治事業的重視。大學設三個學員部,分別輪訓和培養在職司法干部、法律專修和法律本科,陳守一、王汝淇、冀貢泉擔任學員部主任,八九月間學員和新生陸續到位。10月1日全校師生整齊列隊,到天安門參加開國大典,晚上提燈游行,慶祝新中國成立。1950年3月一部學員畢業,開赴革命工作崗位,二、三部則全部并入剛成立的中國人民大學成為法律專修班和法律系本科。這就是新中國第一所政法大學的由來。雖然存在時間僅有半年,但她親歷、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

新中國成立后,立即著手改造和調整舊中國的高校,史稱“院系調整”。這對新中國高校的功能定位、類型劃分、專業結構、區域布局和目標任務等方面的塑造,具有根本意義和深遠影響。除保留少數文理性質的綜合大學外,相繼成立了一大批行業特色突出的單科學院,“政法學院”即其中之一。

北京政法學院于1952年組合北大、清華、燕京、輔仁等政治和法律類專業而成?!拔母鎩筆蓖0?。1979年復校時名稱仍舊。1982年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提出要“籌辦中國政法大學,把它辦成我國政法教育的中心”。1983年4月7日教育部報國務院批準,正式成立中國政法大學,辦法是將已恢復成立的北京政法學院并入該校,自并入后該學院即行撤銷。因此,在全國政法“五院”格局中,北京政法學院最早完成了更名“大學”的歷史任務。

西南政法學院的更名,除有利的外部環境外,就是要經受教育部高校設置條件的檢驗。1986年的高校設置暫行條例(國發[1986]108號),明確規定高等學校分全日制大學、獨立設置的學院、高等專科學校、高等職業學校四種類型(第2條);學校名稱應根據人才培養目標、學科門類、規模、領導體制、所在地等因素,“確定名實相符的學校名稱”(第11條)。該校校史記載,1994年學校結合自身條件,向司法部、國家教委申請更改校名。1995年4月,司法部根據國家教委通知同意自當年4月12日起更名為“西南政法大學”。5月26日,學校舉行掛牌慶典大會。時任司法部部長肖揚題詞“辦好西南政法大學,培養跨世紀法律人才”,以示勉勵。文字不多,不見壯士斷腕般的任何痕跡。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西南政法完成了“學院”變“大學”的任務。

中南政法學院成立于1953年4月,由1948年中原局成立的中原大學的政治學院、政法學院改組而來,成立時又并入了中山大學、湖南大學、廣西大學政治、法律系師資。1958年9月學院由司法部下放湖北省后被撤銷,其師資與中南財經學院、中南政法干部學校和武漢大學法律系合并成立湖北大學?!拔母鎩逼詡?湖北大學降為湖北財經專科學校,1978年改為湖北財經學院。1980年4月司法部商湖北省委盡快恢復事宜,湖北省委表態完全同意。次年司法部與教育部發布通知,在武漢恢復中南政法學院。經過緊張籌建,1984年9月復校后的首批學生入學。1985年9月,湖北財經學院更名為中南財經大學。這為15年后中南政法從“學院”順利進入“大學”行列埋下了伏筆。在兩校發展史上,中南財經和中南政法同生相伴,有分有合。雖在“五院”之中恢復最晚,但更名“大學”最易。2000年2月經批準,中南政法學院與中南財經大學合并,組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這是“五院”中第三個變為“大學”的政法學院。

進入新世紀,司法部所屬“五院”管理體制被重新定義和格式化——中國政法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直入教育部所屬,華東、西南、西北三家則實行屬地管理,分別隸屬上海市、重慶市、陜西省。西北政法學院在下放當地政府后重新規劃發展方向,并于2003年把更名“大學”確定為舉全校之力的工作目標。經過兩年對標建設,2005年末更名大學設置方案通過評審。事情本該落下帷幕,但并不這么簡單。2006年教育部修訂后的高校設置新規對學校名稱選用做了細化要求,其中之一就是校名不得冠以“中國”“中華”“國家”等字樣,不以個人姓名命名,不適用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學校所在城市以外的地域名。西北政法隸屬陜西省,則不能繼續使用“西北”二字,只能就地取名,“陜西”“西安”“長安”“三秦”政法大學均可,總之不能跨區命名。這就是西北政法更名過程中遇到的一個特殊問題。經過艱苦爭取,學校最終保留住了這個承就過幾代人夢想的名稱。2006年10月19日教育部正式批準撤銷西北政法學院建制,更名為“西北政法大學”。同年11月18日,學校舉行了隆重的大學掛牌儀式。

華東政法學院的更名也面臨與西北一樣的問題。直轄市比省少一個省會名,選擇余地本就有限。加之2004年9月上海市已批準成立上海政法學院。如果不能保留“華東”字樣而改為“上海政法大學”,則將面臨與毗鄰兄弟院校名稱重疊雷同的問題,而另謀新名是否會遭到校內外和業界的普遍抵制和質疑,不得而知。恰在此時,西北政法提供了成功先例,循例辦理,問題迎刃而解。2007年教育部批準,華東政法學院順利更名為“華東政法大學”。至此,傳統政法“五院”全部升級為“大學”。

“學院”和“大學”同屬高等學校,本無實質差異。但在教育界,兩者有著制度性的區別,即教育行政主管部門通過規定高校擁有教學資源的多少從而建構高校類別上的等級差異,并以不同名稱加以界定。其區分的一個關鍵標志,就是高校擁有學科專業的數量,凡稱“大學”者,必須在文科(含文學、歷史、藝術)、政法、財經、教育(含體育)、理科、工科、農林、醫科八個學科門類中具備三個以上;不足者則稱“學院”。此外,教師編制、科研水平、招生規模、辦學經費、占地面積、圖書實驗室、管理隊伍等指標,亦各按多寡高下率相類從。而這些指標一旦與教育資源的支配權和高校地位緊密關聯,便會激發“學院”更名“大學”的原始動力。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高等教育比指標、看總量、擴增外延之風盛行,高校追趕超越之勢,銳不可當,唯恐后人,其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承擔高等教育的機構,非三科不能稱作“大學”的規定,肇始于清光緒二十九年《癸卯學制》的規定。民國元年(1912年)《大學令》和《大學規程》延續了這一規定。民國六年(1917年)1月,蔡元培提出大學改制案,允許單科設立大學。但民國十八年(1929年)7月頒布的《大學組織法》又回歸到清末學制的老路。這一規定,曾迫使北洋大學、朝陽大學降為“學院”,兩校為此長期糾結?;指創笱У奈ㄒ話旆?就是在法學之外增設相關其他專業。事實上“五院”在更名“大學”過程中,都不同程度增設了新專業,因此今天的政法大學,大都以法科為主,兼有哲、經、文、管等專業。法學外多元素的加入,使得法學的各項指標和占比都有所下降??贍艿暮么κ?這有利于營造和促進法學與其他人文社科領域的開放和交流,進而提高法學的品質和水準。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教育政策和教育資源因此不能全部集中地進行投入和建設。在資源和投入總量有限的情況下,分散投入,勢必削弱法學的優勢。這是“政法學院”改為“政法大學”后必須妥善解決的一個問題。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