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黑社會性質組織把持基層政權第一案宣判
涉黑組織披上合法外衣攫取非法利益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05 10:25:03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申東

近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黑社會性質組織把持基層政權第一案一審宣判。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納金寶、王兵、郭向東、陳振平等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公開宣判,32名被告人分別獲刑。

通過賄選把持基層政權

2018年3月15日,銀川市公安局興慶分局接到報警,在轄區一在建工地上,有人煽動數十名村民阻擋施工。辦案民警深入摸排發現,這些村民從3月12日起,就在此工地連續擋工,而且幕后黑手竟然是大新村“兩委”班子成員,他們以拆遷補償不到位、失地農民要解決吃飯和就業問題為由,想承包在建工地的土石方。

據了解,擋工的村民大部分是村干部親屬,或者是不明真相的群眾,而且此案并非孤例,系一起有組織、有預謀,以非法擋工形式實施強迫交易的案件,背后隱藏著一個涉及家族勢力、侵蝕農村基層政權的涉黑組織。

“在這起案件中,幕后真正的操縱者并沒有直接參與。我們把大新村歷年來工程進行梳理,前任黨支部書記納金寶和現任黨支部書記王兵才浮出水面?!弊ò缸槊窬檣?。

納金寶和王兵是如何當選大新村黨支部書記的呢?經法院審理查明,2006年3月,納金寶采取請客送禮、威脅手段參加競選,并借助關系擔任了大新村黨支部委員、副書記。2007年6月,納金寶擔任大新村黨支部書記、村民委員會主任。

上任后,納金寶撤掉大新村部分村小組組長,采用撕選票等非正當手段,先后扶持被告人王兵、郭向東、陳振平、趙年才分別擔任大新村6組、4組、7組、10組組長,把持了大新村基層組織。

其間,納金寶因違規為其妻子申報建房手續并違規超面積建房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王兵、郭向東、陳振平等人因利用組長身份與城管工作人員互相勾結,收受村民好處費,均受到黨內處分。

2012年,納金寶因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于是他就扶持王兵成為其繼任者。2013年7月至10月,王兵先后3次向時任大新鎮黨委書記王某某(另案處理)行賄60萬元,從而順利當選,自2013年起擔任大新村黨支部書記、村民委員會主任。王兵繼而扶持郭向東、陳振平分別擔任大新村村民委員會主任、黨支部副書記,扶持被告人納金貴擔任大新村3組組長及大新眾合勞務公司經理。

為非法獲取經濟利益,被告人納金寶、王兵倚仗大新村黨支部書記的身份,領導、縱容、支持其組織成員或者親自參與實施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敲詐勒索、強迫交易、詐騙、職務侵占、開設賭場等犯罪活動。

強攬工程獲取非法利益

大新村是城中村。在征地拆遷過程中,納金寶、王兵利用職權在大新村未批先建、加蓋違章建筑大肆斂財,獲取非法利益。同時打著為大新村村民謀利益的幌子,先后成立了由王兵、郭向東等人實際控制的銀川興達創業勞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達公司)等4家公司。

為強攬大新村地界工程,煽動村民阻擋他人施工,對被害人形成心理強制,以所謂的談判、協商、調解等手段,迫使被害人將建筑工程承包給組織成員,或以提成等名義迫使被害人支付巨額費用。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后,通過將犯罪所得用于分紅、支付擋工費等費用,維系了這個涉黑組織的生存、發展。

法院審理查明,2010年4月,為強攬中房集團銀川房地產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房公司)開發的東城人家一期項目工程,納金寶指使項全國、趙年才組織部分村民持續數日以圍堵挖機、揚土、扔土塊、辱罵施工人員等方式阻擋施工。現場有村民爬進一臺挖掘機的操作室,導致挖掘機失控,并追逐、毆打挖掘機駕駛員,迫使這個項目工期延誤,給中房公司造成直接損失228萬多元。

迫于壓力,中房公司將東城人家一期部分工程交由納金寶施工。因畏懼擋工事件再次發生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中房公司被迫在其后的東城人家二期、三期、四期、五期項目中將部分土方工程交由納金寶等人。

2013年7月,浙江創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了大新康居安置區工程,郭向東糾集張祥等人以村民要承攬土方施工為由,強行逼停工程。這家公司負責人陳某被迫與郭、張二人協商,并以提成名義付給郭向東100萬元,這筆錢被用于集資入股興達公司的村民分紅、旅游、福利等費用支出。雙方協商期間,陳某為了讓郭、張二人接受協商條件,私下又分別給了郭向東10萬元,張祥1萬元。

突擊蓋房騙國家補償款

2013年前后,銀川市城區東擴,大拆大建,村民從中覓到了“商機”。

2014年6月,興慶區人民政府發布了銀通路拓寬改造的拆遷公告,納金寶位于大新村4隊銀通路北側使用的國有土地及其土地上所建房屋均在拆遷范圍內,為獲得國家拆遷安置補償款,納金寶雇傭渠增勇在其房屋上突擊加蓋彩鋼房。后經政府拆遷部門丈量、測算,其加蓋的彩鋼房面積為205平方米,獲得國家征地拆遷補償款51萬余元。

村民蔣愛華位于大新村4組的房屋及院落也在拆遷范圍之內,因此他找到郭向東,協商加蓋房屋。郭向東等人在院內共加蓋磚混房兩層、彩鋼房一層。房屋加蓋完工后,渠增勇又提議再加蓋彩鋼房一層。2015年4月,興慶區征地拆遷辦公室與蔣愛華簽訂《補償協議》,蔣愛華總共獲得補償款555萬余元。

法院經過審理認定,納金寶、王兵等人共同實施詐騙犯罪3起,其中,納金寶直接參與實施了兩起,對第3起承擔刑事責任,詐騙總金額為852.83萬元。

最終,法院判決納金寶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妨害公務罪、窩藏、包庇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詐騙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職務侵占罪、行賄罪、盜伐林木罪、開設賭場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王兵等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至23年不等。

據專案組民警介紹,此案發生的最根本原因是基層黨組織渙散,這也是周邊很多村子都存在的普遍性問題,總有人想方設法破壞選舉,企圖通過賄選、拉山頭等方式當選村長或者村支書,牟取非法利益。

制圖/高岳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