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三年公訴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03 10:35:41

□ 張艷麗

回望自己20多年的檢察工作經歷,最難忘懷的仍然是在公訴的幾年。

為盡快熟悉公訴業務,我把自己同時給3個辦案組當書記員看作是為“博學”打基礎,將分配到業務骨干組辦重大、疑難案件當作是“有幸”鍛煉,處處力爭做到最好。3個月后,我開始獨立承辦案件。記憶深刻的是首次出庭公訴。那天被告席里是4名拒不認罪的搶劫犯,對面齊刷刷坐著4名本地頗具名望的律師,能容下300人的旁聽席里坐得滿滿當當。盡管庭前作了充分的庭審預案,可首次見到那陣勢,心中仍不免暗暗敲起了小鼓。公訴股長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緊張,沒有過多的語言,只是指了指我頭頂上的國徽??醋畔屎斕墓?、莊嚴的國徽,我便堅定了信心和鼓起了勇氣,正義的力量油然而升。正是有了這種精神支撐,使得我在庭審中沉著、冷靜,超常發揮。法庭辯論時,面對包括辯護律師在內的8名“對手”,公訴方以有力的指控、嚴密的思維、靈敏的反應和機智的答辯,法庭最終對四名被告人均作出了肯定公訴方指控的嚴厲判決。庭審結束后,當受害人及其家屬紛紛站起來朝公訴席深深鞠躬致謝時,我心中真是無限感慨。

同行們都知道,法庭審理得以順利進行,被告人能夠認罪服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能否在提審訊問時制服其僥幸心理。在整個辦案過程中,如果能把握好審訊這一關,案件的成功辦理就有了堅實的基礎。在審理一起特大團伙盜竊案時,我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3名犯罪嫌疑人集體翻供拒不認罪,辯稱在公安機關所作供述均為刑訊逼供所為。面對這一“難題”,我仔細研究卷宗發現,3名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機關所作供述在具體細節上都能相互印證,并且多是到案后的首次訊問中供述罪行,從而排除了所謂“逼供”的可能?;狗⑾制渲械氖追桿淙皇歉齬咄?但他不嫖不賭,很看不起另一名對此樂此不疲的同伙,每次分贓時,3人也斤斤計較,那個有嫖賭嗜好的人必要求多分??蠢?人是因利而結合的,相互之間也不信任。為此,我抓住3人之間利益分配的矛盾,讓他們相互猜疑,并選擇首犯作為突破口,對其作虛假供述、翻供的后果曉以利害。最后,3名翻供的犯罪嫌疑人竟然互揭老底,真相大白之后都老老實實地供述了所有罪行。

3年的公訴經歷,讓我深深體會到了一個檢察干警、一名法律工作者肩上的責任和使命。一直都銘記著在肅穆的烈士紀念碑前神圣地舉起右手宣誓時的那句鄭重承諾——我執手中寶劍,為捍衛法律尊嚴,為維護公平正義!

(作者單位:湖南省湘西州龍山縣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