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政的故事(七)
——共和國法治建設的側影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法學院
發布時間:2019-05-30 15:12:47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70周年華誕,在我們所走過的日子里,既有取得成功時的歡樂,也有遇到挫折時的沮喪,正是在這歡樂和沮喪中,我們日益成長。新中國所走過的法治道路也同樣如此。從今天起,本報將連載1982年2月入華政讀研、且曾擔任華東政法大學校長的何勤華教授的系列文章:“華政的故事”,通過華政這所法科大學近70年的發展歷程,折射出新中國法治建設不平凡的進程。

□ 何勤華

華政的誕生:調配老師(四)

我們現在經?;崽秸庋幕?“本來應該如何如何,只是由于‘種種原因’,我們沒有能夠做到”?;筆鋇髖浣淌σ彩欽庋?。當時華東地區那么多著名法學家,都沒有能夠進來。除了上述王造時、楊兆龍、漆竹生、胡曲園、陳文彬等人之外,還有:

高一涵,1885年出生,安徽六安人,曾留學日本明治大學攻讀政法,1916年7月回國與李大釗同辦《晨報》,經常為陳獨秀主編的《新青年》撰稿,并協辦《每周評論》。是1919年新文化運動的主力之一。著作有《政治學綱要》《歐洲政治思想史》等。1949年新中國建立時,擔任江蘇省司法廳廳長,兼南京大學法學院院長。1968年去世。

丁元普,1888年出生,原籍浙江蕭山。著名法律史學家,日本早稻田大學法科留學生,回國后在擔任江蘇及上海地區法院法官后,又先后入上海法政學院、復旦大學法律系和大夏大學法律系任教,出版有《中國法制史》《法律思想史》等作品。也是因舊法人員背景之原因,1953年去了上海文史館,而沒有能夠來到華政工作。1957年去世。

向哲濬,1892年出生,湖南省寧鄉縣人。著名國際法學家,1946年5月至1948年12月舉行的“東京審判”的中國檢察官,與梅汝璈(1904-1973)大法官一起,將松井石根、坂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賢二等日本甲級戰犯繩之以法。但也是因為這種國民政府檢察官生涯,使他無法進入華政工作,去了上海財經學院,擔任外語教師的工作。

胡長清,1900年生,四川省萬縣人。留學日本明治大學法學部?;毓笤H沃醒氪笱У榷嗨笱Хㄑг旱男譚?、民法教授。其專著《中國民法總論》《民法總則》等,不僅是民國時期各大學的法學教科書,也影響了新中國民法學和刑法學的研究。1960年1月起擔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1988年去世。

盛振為,1900年生,上海人。著名證據法學家、法律教育學家。1925年赴美留學,拜威格摩爾(Ds.John H.Wigmore,1863-1943)為師?;毓蟮H味獯笱Хㄑг菏茲位私濤癯?也是中國第一位開設證據法學課程的教授。其主要成果有《證據法學論》《中國繼承法原理》(英文版)等。1949年任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曾受冤30年,1997年去世。

孫曉樓,1902年出生,江蘇省無錫市人。原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著名國際法學家和法律教育學家,其主要作品有《領事裁判權問題》(上、下)以及《法律教育》等。當時復旦大學法律系解散后,沒有能夠來華政,留在復旦任圖書管理員。1958年去世。

吳學義,1902年出生,江西南城人。留學日本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部,1931年回國后任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新中國建立后,擔任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吳學義是民國時期著名法學家,著有《法學綱要》《中國民法總論》等數十種作品。1952年政法院系調整時沒有能夠成功來華政,結果去南京藥學院做了圖書管理的工作。1966年在南京去世。

倪征燠,1906年出生,江蘇省吳江縣人。1946年5月至1948年12月舉行的“東京審判”的中國檢察官助理,在法庭上舌戰日本甲級戰犯及其辯護律師,聲震法庭。但正是因為這一偉大功績,以及他曾經擔任過上海市地方法院法官的經歷,沒有通過政治審查。

王效文,民國時期著名商法學家、公司法學家。曾任浙江公立法政專門學校、吳淞中國公學、上海南方大學商法學教授。1924年以后,擔任上海法政大學商法學教授。1929年起,任上海法科大學商法學教授。1952年華政籌建時,王效文正任教于上海學院。著有《中國公司法論》《中國保險法論》《中國海商法論》等數十種。

此外,我們還看到了如下一些在華東地區的著名政法學家的名字:張企泰、蔡尚思、盧峻、丘日慶、范揚、祝修爵、趙理海、王養沖、林我朋、李景禧、陳朝璧、周子亞、陳安等。他們也由于政治歷史原因,沒有能夠進入華政(周子亞先生后來于1956年政治環境相對比較寬松時被調入華政)。從理論上講,華東政法學院建立,覆蓋了華東六省一市,即此時,這六省一市的所有政法類院系都已經撤銷,被歸并到了華政。那么,這六省一市所有的政法教師,也都應該進入華政。但實際上,當時華東地區的法科教師,能夠進入華政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其原因就是絕大多數民國時期的法科教師,政治上的“審查”沒有能過關?!?/p>

以上各位著名法學家沒有能夠進來,固然有國家政治大氣候的原因。但同在一個大氣候之下,為什么同樣是舊法人員的王鐵崖、芮沐和費青等先生,可以進北京政法學院;錢端升先生還擔任了北京政法學院的首任院長呢。這說明,當時華東局乃至華政在對政法專業教師政治審查時還是太過于嚴格了?!?/p>

因此,雖然華東政法學院建立在華東地區九所著名的法律院系基礎之上,本來她完全可以成為中國擁有最優秀師資、最強大人才優勢的法科大學。但非常遺憾的是,由于新中國建立之初對法治的忽視甚至否定,不加區別地將《六法全書》徹底廢除,“司法改革”運動中對舊法人員不加區分、一刀切式地全部剔除,以及政法院系調整時對舊法人員幾乎全部不讓其再上法律講臺,因而使得華政從建立之時開始,在師資隊伍方面就不如北京政法學院、西南政法學院,這是讓我們最感到遺憾的地方。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