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分設贊成票箱與反對票箱談起
——我們有選舉法,還需要有投票法
稿件來源: 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30 15:12:47


□ 胡建淼

據說有一個地方發明了一種投票方法:作為候選人的領導就坐在主席臺上,他對臺下的選舉人解釋說:“為了讓大家投票方便,我們設置了兩個票箱:一個是‘贊成票箱’,另一個是‘反對票箱’。贊成的,投到‘贊成票箱’中去;反對的,投到‘反對票箱’中去。好,現在投票……”在眾目睽睽之下,你敢當著領導的面走到“反對票箱”跟前去么?

我們現在雖然有選舉法,但還沒有投票法,所以才出現上述離奇的投票方式。如何投票、怎樣投票,必須是有法律規定的。這就是投票法的任務。我一直在呼吁要制定投票法。

選舉與投票,兩者不可分離,但又有區別。選舉總是通過投票來表達的。沒有投票,選舉就無法落地。所以選舉是源,投票是流。沒有源,就不會有流;選舉是內容,投票是形式,內容總是通過形式來反映和表達的。如果投票不規范,選舉就會被扭曲。

在人類歷史上,古羅馬就有秘密投票法。公元前137年的《卡修斯投票法》和公元前107年的《切流斯投票法》堪稱歷史范本。

投票中的表決方式,首先可分為無記名投票與記名投票。無記名投票有紙質投票與電子投票等。記名投票又可以采取呼聲表決、舉手表決、起立表決、電子表決器表決、點名表決、投票表決、分組表決、點票員表決等形式。

現在什么情況下必須是無記名投票,什么情況下可以記名投票;什么情況下必須紙質投票,什么情況下可以舉手表決或鼓掌表決?正由于沒有投票法,缺乏設定規則,決定者在決定投票方式時就會有很大的隨意性。

目前,人大投票比較規范,其他個別領域的投票方式則氣象萬千;國家層面的投票比較規范,但個別地方的投票方法就千姿百態……

我經歷過幾次學術會議,當時表決采取異議聲明。這種表決方式通常表現為:主持人讓人宣讀一項決議、決定或規則,然后問:“大家有沒有不同意見?(停頓……)沒有?那就通過!”但中間需停頓多長時間,沒有文件,更沒有法律規定。其實就是因為缺少投票法。一次我發現主持人在征求意見的停頓過程中,停頓時間連三秒鐘都不到:“大家有沒有不同意見?沒有!通過!”就這個樣子。為何要停頓這么短?有何顧慮?即使有一兩個人表達異議,按照一般的投票規則,最終也能通得過。給大家留一分鐘、半分鐘思考的時間總還是需要的,哪怕是形式。

有的地方出現過這種方式:在投票時,要求贊成者不作任何記號,反對者才作記號(打“×”并可另選他人)。這種投票方式存在兩個問題:一是人們無法表達棄權,將棄權票統計到贊成票中去了;二是不利于投票人真實反映自己的意志。因為在大多數人不拿筆的情況下,只要有人拿起筆來,就意味著他持反對態度。對此,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王全杰提出了《關于改進選舉和表決方式的議案》。他認為,贊成不用填選票,反對或棄權才動筆,形式上雖是無記名投票,但眾目睽睽之下,只要一動筆,就表明了要么是棄權,要么是反對。這樣無記名投票就會變成記名投票。2005年第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的會議選舉和決定任命的辦法中,有一個附件寫明:無論是投贊成票、反對票還是棄權票,都需要填寫選票,這就是對工作的改進。

還有在投票中選票怎樣設計也非常關鍵:統一投票,還是分別投票?候選人按姓氏筆劃排列,還是按拼音,還是按單位和地區?

投票法首先是解決民主問題,怎樣讓投票人真正地表達他自己的真實意志,讓選舉法落地。其次還要解決投票中的技術問題。有許多技術上的規則需由投票法來規定。投票是有許多技術規則的,這是科學性的要求。由于沒有投票法,有的單位的工作人員不懂得選票的設計規則。

有的選票,對表決的標志,作這樣的要求:贊成的,請在表決欄中打“√”;反對的,請在表決欄中打“×”。這就違反了“√”(勾)和“×”(叉)不能并用的規則?!啊稹?圈)和“×”(叉)是可以并用的,但“√”(勾)和“×”(叉)是不能并用的,因為在“×”中,如果有一條線畫得短一點,就容易被視作“√”而計入贊成票。

另外,還有一項規則是“分欄不分標,分標不分欄”,即如果在選票中設置了“贊成”“反對”“棄權”三個欄目,那么就不得要求使用不同的投票標志(贊成用“○”;反對用“×”;棄權不作標記)。因為在這種不科學的規則下,如果將“○”錯打在“反對欄”中,就無法認定了……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