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罪認?!庇κ游懶⒌牧啃糖榻?/div>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28 14:13:22

 作者:李立峰?閔豐錦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正式入法,在程序上改變了傳統的刑事訴訟模式,也在實體上對傳統的量刑情節產生了影響。認罪認罰與坦白有一定的內在重合之處,認罪認罰是否屬于獨立于坦白之外的量刑情節,存在爭議。筆者試從理論與實踐的雙重維度,論證認罪認罰是獨立的量刑情節。

理論上,兩個“層級式”量刑優惠可以看出認罪認罰的獨立量刑情節地位。

一方面,相比坦白,認罪認罰更強調行為人的自我歸罪、自我受罰。坦白是認罪的基礎,但不同于認罪。認罪是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如果行為人只是承認指控的事實、但否認構成犯罪,那就是“認事”,可能構成坦白,但非認罪,不能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也因此,在偵查初期階段、屬于偵查階段的批捕環節、批捕后的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審判階段等五個訴訟時間段內,行為人都要在相對應的偵查訊問、批捕檢察訊問、逮捕執行訊問、起訴訊問、庭審陳述等中,對是否坦白、是否認罪認罰作出表態。也因此,根據認罪認罰時間點的不同,越早認罪認罰帶來的量刑優惠越大,認罪認罰案件應達到“到案偵訊——批捕檢訊——逮捕偵訊——起訴檢訊——庭審審訊”的層級式量刑優惠。

另一方面,認罰是坦白之外的新增情節,理應納入量刑評價。較為積極的認罰包括退贓挽損、賠償被害人、預繳罰金等,多發生在初犯、偶犯及行為人有一定經濟基礎等情況下。實踐中更為常見的認罰是消極認?!硎駒敢飩郵芐淌麓Ψ?,但因無能力退贓退賠、繳納罰金,客觀上只能履行主刑,多發生在慣犯、累犯及行為人因經濟貧困而犯罪等情況下。若認罪認罰,可依法適用速裁程序,庭審中不需要舉證、質證和辯論;若認罪而不認罰,只能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庭審中需要簡要舉證、質證和辯論??杉?,即使都是坦白、認罪,但是否認?;崠闖絳蚴視玫牟煌?,司法資源節約的不同,從而對行為人的量刑優惠也不同。也因此,根據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的適用程序不同,適用程序越簡單帶來的量刑優惠越大,認罪認罰案件應達到“速裁程序——簡易程序——普通程序”的層級式量刑優惠。

實踐中,起訴書、判決書等法律文書可以看出認罪認罰的獨立量刑情節地位。

一是在起訴書或量刑建議書中,認罪認罰以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條的方式獨立提出,成為從輕處罰的法定情節。如在一件容留賣淫案中,某縣檢察院在起訴書中明確提出了“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從寬幅度,指出該案的三個量刑情節:1.自首,建議減少基準刑30%以下;2.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減少基準刑10%以下;3.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按照同類犯罪行為減輕10%??杉?,單憑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這一項,就可再受到10%的量刑減讓,形成了事實上新的從輕量刑情節。二是檢察機關將坦白與認罪認罰同時作為法定從輕情節提出的量刑建議,被法院在判決書中分別援引刑法第67條第3款、刑事訴訟法第15條的方式明文采納。在程序法中規定涉及實體處分的內容,雖不多見,但作為兼具實體法與程序法內容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通過行為人的自我歸罪、自我受罰表示,尤其是同意速裁程序、簡易程序的適用,減少了偵查、起訴和審判三階段的司法資源,對行為人理應得到比坦白而言更加從輕的量刑優惠。法院通過對認罪認罰獨立量刑情節的判決確認,就是將刑事政策上鼓勵認罪認罰的承諾,通過個案將公平正義進一步量化。三是一審認罪認罰的被告人以量刑過重為由不服一審判決而上訴,檢察院同步抗訴后,二審法院以“認罪但不認?!蔽?,適當增加刑罰,從反面印證了認罪認罰是獨立量刑情節,認罪認罰的獨立從輕幅度可達一至六個月。

(作者單位:重慶市人民檢察院,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