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成:不放過蛛絲馬跡的“痕跡專家”
稿件來源:人民公安報
發布時間:2019-05-28 10:43:29

□人民公安報記者 鄭 明 通訊員 詹望月

從中國刑事警察學院痕檢專業畢業后,陳建成進入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從事現場勘查和痕跡檢驗工作,這一干就是17年。

17年來,陳建成勘查檢驗各類案(事)件現場2500多起,直接或間接破獲各類刑事案件500余起,檢測提供的關鍵證據偵破近百起重特大刑事案件,先后榮立個人三等功3次,榮獲“福建省公安刑事技術現場勘驗能手”“福建省公安刑事技術成績突出個人”“福建省公安刑事技術管理能手”等榮譽稱號,并被公安部納入“全國公安刑事科學技術青年人才庫”,獲評2018年度莆田市“十佳”人民警察。

守正創新利用光學原理提取真皮指紋

入警的第一天起,熱愛挑戰的陳建成就對痕檢工作信心滿滿。他相信,雁過留聲。在疑難案件現場,他既拜師查資料又動手做實驗,于不經意間完成利用光學原理提取真皮指紋實驗。

2004年7月的一天,莆田市荔城區發生一起碎尸案。警方在當地一處水流湍急的河道內發現一具尸體,第一現場已無從找起。說是尸體,其實也就是打撈到的兩只高度腐敗、表皮全部脫落的死者手臂,手臂上除了表皮層完全脫落,只有露出內層真皮的左手大拇指尚完好。

陳建成倒吸了一口涼氣,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通常是無法提取到指紋的。陳建成將檢材用燒杯浸泡后帶回辦公室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第二天下午4點多,陽光從實驗室的西窗照射進來,忙碌了一天多的陳建成抬起頭,頓時感到腰酸背痛,口干舌燥,他端起玻璃杯喝水,突然發現透過水杯,手指的指紋被放大了。

受到啟發的陳建成顧不上喝水,連忙叫來同事配合,利用光的折射、反射原理進行觀察,發現原先平滑膚淺的指紋立時變得深刻清晰,他成功提取到死者的指紋,通過比對直接認定指紋的所屬身份,為該起碎尸案的偵查起到了關鍵作用。

剛出道2年的陳建成無意間完成全國首例利用光學原理提取真皮指紋的實驗,其敬業精神和創新成果受到業內專家和前輩的充分肯定。

嚴謹務實從木門撬洞內提取到嫌疑人DNA

勘查工作中,任何蛛絲馬跡在陳建成眼里都放大成千上萬倍,他也總能在大家忽略處提取到關鍵的痕跡物證,直接指向破案。

2012年3月的一天清早,莆田市發生一起命案,一老婦睡夢中被歹徒挖門洞后從里面開鎖并殺害。嫌疑人手段殘忍,現場血腥。陳建成細致分析現場的每一處痕跡物證,力爭形成現場物證的證據鏈。

一個上午過去了,陳建成雖然有所收獲,但卻沒有提取到能夠直接認定嫌疑人身份的痕跡物證。不肯輕易言敗的他站在現場門口環視整個現場,突然對木門門洞上的撬洞產生了“興趣”。多年痕檢工作的直覺告訴他,門洞里面及周邊應該會有嫌疑人的微量物,這是檢出嫌疑人DNA信息的關鍵檢材。

陳建成站在門邊,對著門洞,反復揣摩嫌疑人的心理,比劃分析模仿嫌疑人的撬門手法,然后對門洞及周邊的木屑進行提取,并最終從木屑上成功檢測出犯罪嫌疑人的DNA。專案組利用該DNA很快就比中犯罪嫌疑人,迅速偵破這起命案。

堅韌執著不提取到關鍵痕跡不收工

陳建成對現場始終心懷敬畏,一方面,現場是他的事業所在,是他忠誠履職的主戰??;另一方面源于現場勘查的不可逆性,勘查的開始也是損毀的開始。

2009年2月的一天,福泉高速公路涵江路段旁的草叢里發現一具尸體。調查發現,尸體系5天前福州市一起尾隨殺人命案的受害人。嫌疑人莆田拋尸,并駕車逃往廣東,后人車不知去向,屬于典型的跨地區作案。

現場勘查的收獲很大程度將決定此類案件的走向。5天的日曬風吹和高速路過往車輛揚起的粉塵給尸體和其他物品都蒙上一層厚灰,細致的陳建成將現場的關鍵檢材帶回實驗室,模擬現場條件制作了幾個樣本,花了近兩天的時間,采取不同的方法進行前期處理實驗后進行顯現提取,最終從現場帶回來的一張紙片上提取到3枚不同于受害人的指紋,他將該指紋進行檢索,一時沒有結果。

聯合專案組的偵查工作也很快陷入困境。命案似乎要成為“無頭案”。陳建成冥冥之中有一種預感。他堅信,總有一天,或早或晚,那3枚指紋會發揮作用。

2009年6月,遼寧沈陽警方在偵破當地一起故意殺人案時,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發現其3枚指紋與陳建成從紙片上提取到的3枚指紋完全一致,但嫌疑人拒不交代此案。遼寧警方致電莆田核實該案的情況和現場痕跡情況,特別是3枚指紋與案件的關聯度。陳建成的回答給了他們硬氣和底氣。他們調整審訊策略,3枚指紋鐵證如山,嫌疑人無法自圓其說。

鉆研攀高探索獨到的現場勘查工作法

10余年磨煉,陳建成逐漸形成自己獨到的現場勘查工作法。他注重探究嫌疑人的心理動機,與現場產生的痕跡物證進行關聯,從而準確推斷出嫌疑人作案全過程及逃竄方向和周邊遺留物,并成功提取到關鍵物證。

2016年9月的一天,一名女子在莆田市承租房內被殺。在福州出差的陳建成接到命令后連夜趕到現場開展勘查。

在犯罪嫌疑人進出過的通道,陳建成發現幾處血跡的形態比較特殊,推斷是犯罪嫌疑人受傷后所留。陳建成要求偵查人員就周邊的醫院診所及其他可能進行傷口包扎的場所進行重點排查。

案偵民警循線跟蹤到一酒店停車場時發現嫌疑人進去后沒再出來。停車場后面是一幢員工宿舍。民警起初判斷嫌疑人是酒店員工或其親友,逐一排查后被全部否定。民警請求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對酒店進行現場勘查并提供分析幫助。陳建成在酒店里詳細了解民警的工作情況后,詢問酒店員工有沒有丟失衣物或物品。

果然有一名男員工反映曬在戶外的外衣不見了。陳建成勘查發現,酒店停車場內員工宿舍旁有一個洗手池,停車場圍墻外的斷崖式下方四五米深處是一片農田和一條臭水溝。結合員工衣物被偷情況,陳建成推斷嫌疑人在洗手池處清洗更換完畢后,很有可能就地填埋、拋棄或銷毀作案時的衣物及相關物品。民警搜索后表示沒有收獲。陳建成下到農田和臭水溝,和辦案民警一道,用木棍扒開農田臭水溝旁的草叢開展地毯式搜索。一個多小時后,民警先后發現了嫌疑人拋棄的作案工具、作案時穿著的外衣以及死者的物品等,為認定犯罪嫌疑人和后期審判階段的庭審提供了最直接最關鍵的物證。

偵查人員根據陳建成勘查結果的指引,第二天就抓獲了嫌疑人。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