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家庭法審查及改革建議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5-24 16:00:39

齊凱悅   

自《1975年家庭法》實施以來,盡管社會和家庭發展產生了諸多變化,澳大利亞家庭法系統也未進行大規模的審查或改革。澳大利亞自2017年開始對家事司法系統進行全面審查,并于2019年4月10日發布了《最終報告》。此次審查與改革建議反映了澳大利亞家庭法系統在新時代的發展方向。

家庭法審查之背景

在關于改革的咨詢和探討中,澳大利亞法律改革委員會以用戶為中心,重在使得家庭法符合家庭和兒童的需求。澳大利亞相關機構、公眾對家庭法改革存在一定共識,即促進兒童和家庭的安全應當是家庭法系統的基本目標和首要功能。目前,澳大利亞家庭法系統處理的案件往往比較復雜,對兒童安全的保障是家事司法機構的重要工作。這意味著家事司法機構必須與其他機構或司法系統合作,以更好地保障當事人獲得他們需要的支持。

隨著家事案件的增多且日趨復雜,澳大利亞家庭法系統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家事糾紛涉及復雜的情感、文化、社會、經濟基礎等因素,離婚后各項安排有時還需專業人員的參與和協調,如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等。部分家事糾紛還涉及家庭暴力、移民、心理健康、吸毒等問題,甚至與刑事司法系統有交叉,這使得家庭法系統需要與其他服務系統或部門進行協作。同時,通過非對抗方式解決家事糾紛的呼聲在澳大利亞國內越來越多。

未成年人是家庭法系統中關鍵的利益相關者,?;の闖贍耆嗽詡彝シㄏ低持芯哂兄匾?。相關調研顯示,部分家事案件中的未成年人對與獨立兒童律師的接觸和溝通作出消極評價,認為自己的意見沒有被聽取。同時,增強公眾對家庭法系統的信任度也是家庭法改革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提升家事司法的透明度、對家庭法系統的流程和實踐進行審查、通過社區教育提高公眾對家庭法系統及其運作的了解等改革建議在審查中頻現。

家庭法審查之進程

2017年8月17日,澳大利亞司法部長喬治·布蘭迪斯要求法律改革委員會對家庭法系統進行審查。2018年3月,法律改革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包含47個問題的文件,邀請社會各界參與調查。法律改革委員會收到了480份回復意見書和近800份體驗反饋,并聽取了數個兒童和青少年團體的看法。法律改革委員會利用這些資料,通過磋商和討論制定了咨詢報告。

2018年10月,法律改革委員會發布了關于改革家庭法系統的咨詢報告,咨詢報告提出應通過全國性的法治教育活動來加強公民對家庭法系統的認識;重新修訂《1975年家庭法》及其附屬立法,盡可能簡化及明確相關規定等等。在提出改革意見的同時,法律改革委員會在咨詢報告中附有相關問題列舉,以探討改革如何有效推進。

針對咨詢報告,法律改革委員會收到了263份反饋意見,并對新西蘭等國家的家事司法改革作出借鑒。在相關反饋和磋商的基礎上,關于家庭法改革的《最終報告》于2019年4月10日發布。名為《家庭法的未來:關于家庭法系統的調查》的《最終報告》提出了60條建議,旨在徹底改革家庭法系統。

家庭法改革原則與建議

綜合糾紛解決途徑

《最終報告》強調,家庭法在制定伊始,承載著處理婚姻關系中各主體之間爭議的職責,隨著家庭法系統的發展,保障兒童及所有家庭成員的安全和福祉、減少家庭暴力及其他影響兒童或家庭發展的風險因素成為家庭法系統的新功能。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更加關注聯邦的家庭法和州兒童?;ぜ凹彝ケ┝ο低?。統一家事司法機構,推進家事糾紛解決方式發展成為澳大利亞國內關注的焦點。

由此,第1條建議即為,澳大利亞政府應當考慮在所有州和領地建立州和領地家事法院,行使《1975年家庭法》賦予的管轄權及州和領地兒童?;ず圖彝ケ┝Π訃芟餃?。同時,第2條建議指出澳大利亞政府應與州和領地政府制定和實施覆蓋全國的信息共享機制,將家庭法、家庭暴力和兒童?;こ絳蛑猩婕凹彝ゼ岸踩?、福祉等相關信息共享。該機制包括:信息共享的法律機制;相關聯邦、州和領地法院文件;兒童?;ぜ鍬?;警方記錄;專家報告及其他相關信息。

糾紛解決公正及時合比例

《最終報告》指出,改革建議的第二個原則即通過明確、連貫、可執行的法律解決方案實現公正、及時與成本效益合比例的糾紛解決。現行家事司法程序一定程度上存在訴訟遲延、時間與經濟成本過高等問題,過多家庭法主體的參與影響了法院的審判效率。

鑒于此,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簡化《1975年家庭法》第60條關于兒童撫養安排中兒童最大利益原則的考量因素,修改為:何種安排能夠保障兒童及其撫養人的安全,這包括免受家庭暴力、虐待或其他傷害的危險;兒童表達的任何相關觀點;兒童的發展、心理和情感需求;兒童能夠與父母或任何對其有意義的人保持關系的有利之處及其安全;每個潛在撫養人符合兒童發展、心理和情感需求的能力,并考慮潛在撫養人的能力和尋求幫助其撫養兒童的意愿;與兒童特定狀況相關的其他任何事項。

同時,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擴大仲裁程序的適用,在《1975年家庭法》中增加關于家事司法程序首要目的的一般規定,即促進家事糾紛的依法、公正、迅速、有效解決,盡可能減少爭議及對兒童和家庭的傷害。

實現糾紛解決最佳效果

相關調研顯示,對抗性的訴訟模式加劇了當事人之間的沖突,不利于兒童最大利益的實現。家事法院有權采用較少對抗性的方式來解決家事糾紛,通過準司法、跨學科、非正式的方式?;ぜ沂戮婪準芭按?、家庭暴力案件中的兒童。目前,獨立兒童律師和家庭顧問的職責有待明確,并且還存在人數減少、資金不足等問題。

為此,《最終報告》建議減少家事司法程序中的對抗性,加強對兒童及家庭的支持。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將“家庭顧問”修改為“法院顧問”,并明確列舉“法院顧問”的職責。同時,修改關于獨立兒童律師的規定,要求獨立兒童律師遵守《獨立兒童律師指引》;擴大家庭法委員會的職責,如監督和定期報告家庭法執行狀況、對家庭法系統相關問題進行調查、就家庭法系統發展提出建議或改革提案等。另外,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設立兒童和青少年咨詢委員會,為家庭法系統中的政策制定及司法實踐提供基于未成年人自身體驗的建議或信息。

(作者單位:山東師范大學法學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